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真正的罗中立从《故乡组画》开始

作 者:粱瑛     关注:156     发表时间:2016-09-25 14:51:47 来源:深圳商报

深圳商报记者 梁瑛


1980年的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上,一幅名为《父亲》的巨幅油画震动了全国,成为载入小学教科书的时代经典。艺术家罗中立也由此一夜成名。时隔35年,罗中立带着自己的最新作品来到深圳,在e当代美术馆唱响一支“巴山变奏曲”。而在这些充满表现主义风格的绘画作品中,唯一一幅超写实风格的版画《父亲》,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例外。


《父亲》是一个个案


谈起罗中立,绕不过那幅家喻户晓的名画《父亲》,而对于熟悉《父亲》那张沧桑面孔的中国观众来说,再看罗中立后来的创作,两者之间巨大的风格差异,难免使人迷惑。而这一点,似乎从来没有困扰过罗中立,他说:“《父亲》是学生时代的代表作,是大三的时候画的,其实大四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真正一直延续至今的一个路径上来,所以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父亲》是一个个案、例外。”事实上,《父亲》的创作的确极为偶然,早在创作这幅风格超写实的油画之前,罗中立已经走上了一条更当代的道路。1980年在重庆沙坪坝公园举行的“野草”展上,罗中立展出的作品就已经具有明显的表现主义倾向,“因为在参加“野草”展览时画了带有表现性的抽象作品,所以就有同学取笑我,说我基础不好才去装怪。那个时候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嘛,后来我就想,我要画一个最细的给你们看一下。”


罗中立在创作《父亲》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但他顶住了压力,按照自己的想法,把一个普通农民的形象用领袖像的尺寸画出来。这种坚持在他后来的创作中一路贯彻下来,他从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一意孤行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创作。


在罗中立自己看来,真正的罗中立是从毕业创作《故乡组画》开始的,那时的画作已经与《父亲》的风格迥然不同,从那以后,罗中立的创作再也没有离开过大巴山。著名艺术评论家王林后来回忆起这样一件事,“上世纪90年代的一天,罗哥儿叫我去看看他最近的画,我看后大吃一惊。其作以《故乡》组画如《吹渣渣》等人物变形性处理为起点,画风全方位改变。我至今认为那是罗中立这些年来画得非常好的油画,从现实主义转向超验与魔幻,其形如木雕线刻般厚实饱满,充满山地文化的原始冲动与神秘气息。”因为这批创作,王林极力推荐罗中立参加1994年北京《美术批评家提名展(油画)》以亮相于世,时任院长叶毓山特意提醒王林说:“罗中立是川美的一面旗帜,我看过他最近的画儿,你真的觉得很好吗?”叶院长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代理罗中立的“台湾山艺术文教基金会”其艺术总监就不太同意罗中立参加提名展,为此王林还专门赴京与之谈判。在成名之后转变风格,别人都为他提心吊胆,他却对此不以为意。后来那一批新作在中国美术馆和20多位中国内地顶级油画家比肩出场,得到了批评界和艺术界好评。


回到传统里的文化土壤中寻找当代艺术


1984年到1986年,作为第一批被公派出国的留学生,罗中立前往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研修,在那里,他对西方艺术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回国的那一年,正是国内85美术新潮风起云涌的年代,在这样一场全面向西方学习的艺术浪潮中,罗中立却不为所动,自顾自地进行着自己的创作,王林回忆那段时间说:“罗中立出国回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把自己关在川美师范系半间画室里画画,另外半间是仓库。那时,我们同住美院老校区三十家楼房里,每天早上我总是见他提一瓶开水去工作室,傍晚时分回来,就像儒勒·凡尔纳小说《八十天环游地球》所描写的那位准点到场的福克先生。”


作为当代艺术界一面旗帜的罗中立,为什么在这场当代艺术浪潮中默默无闻?对此,罗中立这样说:“如果没有去留学的这段经历,我可能是其中最激进的一个。但那时候,我已经在国外看到了西方艺术的真正面貌,当我在西方转一圈回来后,我在想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究竟该怎样去创作,究竟该画什么样的画’。这是一个我们该去寻找、去努力的目标,‘故乡’两个字其实道出了我们当代艺术的一个出路,那就是回归本土,回到自己的根基,回到自己的传统文化里面去寻找我们的当代艺术。”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正视这个问题,罗中立认为,中国当代艺术要建立文化自信,就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当代艺术体系,就像制造业要由制造变成创造,要由山寨变成原创,中国当代艺术也要从生搬硬套的模仿过程中逐渐回到我们自己的传统中去寻找出路,“现在很多艺术家开始思考文化自信、文化自觉的问题并努力实践,我觉得这是中国美术界非常大的一个进步。”


回到传统里的文化土壤中去寻找中国的当代艺术,罗中立的创作始终围绕着这个目标进行。他从传统的木刻、雕塑、洞窟中寻找艺术元素,从少数民族服装、年画、月份牌中得到启发,形成了今天的艺术风格。“我的努力目标就是翻开美术史,把它放在其中,和所有美术史上的大师们不一样,我觉得要和他们拉开距离,一看就是我们东方的,就是我们中国的。”他最新系列的作品叫《重读美术史》,用大巴山金黄色的乡土情调嫁接了西方美术史上的一些画面,而绘画语言又是学院派中的西方语言,形成了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风格。“这几十年来如果《父亲》是一个象征性的前提的话,它是一个特定历史时期背景下创作出来的作品。而这几十年来,我实际上是用这样一种方式回到了绘画本身。”


作品最多,而办展最少


罗中立可能是他们这一代画家中最少办展览的人,十几年来担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在大量的时间投入行政工作的同时,他总是感觉创作的时间不够。尽管如此,他却可能是这一代画家中自己手里留存作品最多的人。“感谢命运让我留下很多作品。这一方面得益于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另一方面我赶上了中国美术开始迸发的时代,有机会到外面去看看,很早就开始寻找自己的位置。”早在上世纪80年代,台湾大藏家林明哲已经开始收藏罗中立作品,罗中立还记得林明哲在画室里,脱掉西装,亲自钻到床底下挑画的情景。此前他完全没想到,这些画还能卖钱。这使得他可以沉下心来追求自己的理想,没有受到后来艺术市场大潮的左右。


此次深圳画展举办前,策展团队到重庆去挑选作品,塞得满满的仓库根本进不去,最后是从堆积如山的作品中拖了一百多幅出来参展。至于小幅的作品,则是从罗中立的两个画本上撕下来,直接装框展出的。像这样的画本,罗中立还有一百多本。


担任美院院长的罗中立,何以有这么多时间进行创作?他的秘诀是随身带着一个画本,会议的间隙,等飞机的空当,他都要拿出画本画几笔。“俗话说的三天不摸手艺生,我画的手稿可能是我们这代同龄人当中最多的。在没有更多的时间画大作品的情况下,我就是这样来保持一种工作与创作两不误的状态。”而这些像写日记一样画下的手稿恰恰是艺术家最本真的表现,罗中立认为这些手稿“比照相机记录得更真诚,更有价值”。王林则说:“在这时,罗哥儿是最自由、最生动、最深入、最穿越、最有灵性与触感,最能幽默与反讽,当然,也是最为本色、最为真实的艺术家──一个在绘画语言探索中生存的人。 ”


版权所有C 2014-2016 e当代艺术馆 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5040707号-1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